Đánh bạc(www.84vng.com):Đánh bạc(www.84vng.com)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Đánh bạc(www.84vng.com)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Đánh bạc(www.84vng.com)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冷杉故事(fhzkfirstory),作者:白白,编辑:雪梨王,头图来自:电影《一念天堂》


如果给虚拟世界里的爱情明码标价,它值多少钱?一顿饭,一杯奶茶,还是一个520红包?


对卢浩来说,爱情不重要,对方是男是女长得什么样通通不重要,但这顿饭、这杯奶茶以及逢年过节的红包足够重要——毕竟他只想找个网恋对象包养他。等到对方没有利用价值了,卢浩就会把TA们转手卖掉。    


上个月,他就卖出了一个:“年龄20岁,非常缺爱,非常舔,相处好的话,她会给你点外卖、送奶茶,节日还有大礼包”。


在这个廉价的网恋市场上,不只有卢浩,还有大把想要利用网恋挣钱的人。他们或转卖网恋对象送的礼物,或成了专门帮人跑腿的“职业网络奔现师”。至于爱情,谁在乎呢,毕竟在他们看来,“在网络上建立的信任,本来就是很廉价的,还讲什么真诚与虚伪”。


卢浩有两种身份,两种完全不同的身份。


在现实里,他是一家川菜小馆的厨工。每天就是做些洗菜、切菜、清洗灶具之类的杂活,月薪2200元,包吃住,不想谈恋爱也没女朋友。下班后,这个19岁的男生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泡在手机上。他对时政、社会新闻,甚至当下的疫情都没兴趣,只关注游戏、交友软件以及逛二手平台。


在网络世界中,他是一名“青年创业者”,会对陌生网友吹牛逼说自己正研究如何用新技术改变世界。如果网友是女孩,那他就摇身一变成“傲娇少爷”,坐等对方爱上自己。


后一个卢浩总被人看上那些网恋女孩(也可能是男孩)对他死心塌地,似乎没有他,就要过不下去了——至少卢浩是这么觉得。“我平时吃的外卖,好多都是网友点的。”卢浩说,不管是奶茶、可乐、柠檬水,还是包子、拉面、麻辣烫,自己几乎没花过什么钱。


逢年过节时,他还会收到52.1元、131.4元这样的红包。他毫不避讳地将转款记录发到朋友圈,接受一些人的奉承。对于这种虚拟感情的维系,卢浩没时间去经营,他会用更短的时间和更虚伪的情话,迅速开始或结束这段网络中的廉价感情。


“热恋”中的卢浩,管对方叫“老婆”或“宝宝”,对方称他“老公”“哥哥”。不会有人提出线下见面,甚至不会视频聊天——这是彼此之间的默契。如果哪天不喜欢了,卢浩一转手,网恋对象就被挂上了二手平台转卖。每卖出一单,卢浩还能赚个几百元。被“卖掉”的人似乎也不在意,他(她)们只想要一个可以宠溺的人,在二次元空间里继续组CP。


网恋情侣的日常。


“这就是年轻人呀。我就想网恋,网恋多好,不用暴露自己、不用费心费力、不用互相吵架,更不用想着为未来负责。”面对外界质疑,卢浩满不在乎。当他把爱情变成明码标价后,只需要几张廉价的精修侧颜照片,便能建立“他的国”。


爱上我,卖掉你


卢浩身高一米八,体重65公斤多一点。他不近视,暂时也没掉头发,五官属于中等偏上那种,乍一看气质上有点儿像Tony老师。


对于自己的外形,卢浩很自信,虽然也有人觉得他看起来弱不禁风。几乎每天,他都要在社交平台发自拍——有时正脸,有时侧脸,有时故意把上衣掀开,露出没有腹肌的小肚子。


自信的卢浩没读过高中,初中毕业后上了中专,学的是“汽车营销与服务”。毕业后,在一家知名汽车4S店干过一段时间,由于业绩不佳,经常连房租都交不起。后来,卢浩的父亲托人将儿子送进一家川菜小馆学厨,希望他能有一技之长。卢浩知道家人是对的,但他根本学不进去,一心扑在手机上。


在虚拟世界中,卢浩迷上了打游戏和网恋。谈完“恋爱”,再转手把网恋对象卖掉。


他的网恋对象大多来自游戏平台。其中几乎没有超过20岁的,很多是高中生、中专生,或早早离开校园的年轻打工人。在游戏中遇到聊得来的人后,卢浩会私下添加对方,先试探对方在现实中是否有伴侣、网络上是不是有CP。


如果对方完全不接招,他会立马放弃。但凡有一点可能,就见缝插针地开始一整串行动——嘘寒问暖表达关心,去女孩朋友圈疯狂点赞,最后发些自己精修过的照片。


“基本上没有拿不下的。”卢浩就是这么自信。当两人关系越来越近,基本可以确定恋爱关系时,他会告诉对方,为了不打扰彼此的现实生活,永不见面、永不视频。


“不要笑话我,游戏中很多人就是奔着网恋来的。”卢浩说。他发现,这其中,不少人存在某方面的情感缺陷——有人在现实中不懂社交、有人存在某方面残疾、有人经常性被甩,还有人对自己的身高、相貌都没自信。来自现实中的挫败感,使得他们更容易将感情寄托到虚拟世界中。


卢浩也享受这种“感情”,他自称“没钱、没背景”,“家人之前给介绍个女孩,光彩礼就要20万,我们哪出得起。我早就看开了,没钱就没一切。”另一方面,他非常清楚,所谓“网恋”都是假的,大家只是各取所需罢了——有人想被爱,有人想爱别人,还有人试图找到真爱。


至于卢浩,他的目标简单且直接,就是找网恋对象“吃软饭”。


为了让对方爱上自己,他会把精修过的照片发过去,会用“气泡音”给对方说早安、午安、晚安——这是一种充分放松喉头后的发声,被认为慵懒且性感。有时,他也会在睡前和对方煲电话粥,但从来不视频。


想要“吃软饭”,光靠聊天显然不够。卢浩清楚这一点。偶尔,他也会通过外卖平台,给对方订一束鲜花或点个外卖。对方被“过度关心”后,往往会加倍示好。


交往时间越长,卢浩收礼物越多,红包也越来越大。520元、1314元,甚至5200元的红包他都收到过。也有人会送那些分不清真假的“古驰”钱包、“爱马仕”腰带和“满绿”的翡翠挂件。而当卢浩提出的要求不能被满足时,他就拿出PUA的架势,说对方抠门,不舍得为感情付出,再伺机将其挂在二手平台或社交群卖掉。


网恋对象的转账。


上个月,他在社交群就卖了一个:“转让网络对象,年龄20岁,非常缺爱,非常舔,相处好的话,她会给你点外卖、送奶茶,节日还有大礼包。”


有人来咨询时,卢浩会把他和“女友”的聊天记录发一部分给对方。这么做,是让买家先熟悉下说话风格和语气。这个“非常缺爱”的网络对象最终被买家以320元的价格买下。卢浩便把与“女友”聊天的社交账号、密码,整体移交出去。


新人接手后,先简单聊了几句,然后很“实在”地表明了身份,说自己是新买家。对象怒回,说自己不是商品,然后将其拉黑。


遇到这种情况,卢浩也没办法:“退钱是不可能的,谁让他没有魅力?”卢浩自称这一年多,已经卖了几十个网友,价格在200元~800元之间。从他这儿转手出去的网恋对象,绝大部分和买家相处很好。他也靠着这些转卖费用和“新人”投喂,维持着自己每月四五千元的开销。而他的日常开销,主要是打游戏、买衣服,以及给其他网友买东西。


“爱上我,卖掉你!不这样干,我早饿死了。”卢浩坦承,自己就是被网恋对象包养了。


但他说自己其实也曾经是个受害者。那是两年前的事了。卢浩打游戏时遇到了一个女孩,他一度认为对方很爱自己,每天对其嘘寒问暖,时不时还给她点外卖、送小礼物。“她只要叫我哥哥,让(我)干啥就干啥。”卢浩说,直到有一天,“女友”想要一件2000多元的风衣,他没钱买,很快,卢浩被对方转卖了。


被转卖时,对方给他贴的标签是“打游戏非常6,严重缺爱,叫声哥哥让死都行”


卢浩觉得受到羞辱。他不甘心,用“小号”再去钓这个女孩,并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始新一轮“钓鱼式”投喂。没多久,对方用同样套路,差点又将他卖掉了。这时,卢浩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后来,他在一些社交、游戏平台上发现,这种利用“网恋”之名先投喂、再转卖的事情比比皆是。


但他没有去揭穿或举报,而是“照猫画虎”单干起来,并发现不少“同行”。


转让网恋对象的广告。


深耕这个圈子后,卢浩发现,还有人搞批量转让,广告文案写着:“转让网恋对象,一共6个,年龄19~25岁,非常非常舔,享受节假日红包、日常投喂。可以六个一起打包,单出也可以,非诚勿扰。”或许由于觉得这种“转卖”不太道德,现在在二手平台,已很难再搜到此类信息。目前,“卢浩们”更多是在社交群里活动。


“舔狗”的二手市场


这是一个近百人的社交群,里面多是年轻人。他们交流的话题很集中,主要是展示网友送了什么礼物,以及把这些礼物转卖了多少钱。在二手平台中,这种由网恋产生的礼物馈赠,早已被明码标价。业界称之“舔狗二手市场”。


卢浩有个网友叫孔羽,20岁。通过游戏平台认识个女孩后,两人聊得异常火热,很快便以“老公”“老婆”相称。两人交往的细节全部展现在社交平台上。对外,他们经常官宣对方只属于自己。为了表忠心,不管对方发了什么朋友圈,都得第一个点赞、评论、转发。这样“高调恋爱”几天后,孔羽自称手机出了些小问题,网络运行有些卡,有时会耽误和女友聊天。


他没想到的是,一天早上他刚睡醒,“女友”直接发来一款手机的订单信息,是专门为他买的新手机。这是一部价值4000多元的国产手机,孔羽虽然不喜欢,但他还是说了“谢谢老婆”。没几天,他签收了这份礼物。


,

Sòng bài(www.vng.app):Sòng bài(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Sòng bài(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Sòng bài(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拿到新手机的孔羽,先在社交平台秀了恩爱,随手便以2000元的价格挂到二手平台:“转让手机,网恋对象送的,99新,奈何我更喜欢苹果。”


这台手机很快被拍走。他告诉“女友”,手机不小心丢了。


看对方没生气,他就隔三差五找理由索要礼物,不管生日、情人节,还是相恋三个月纪念日,他都要多次暗示。收到礼物后,再转手挂到二手平台,等别人来购买。


而孔羽为女友做的,就是日常点奶茶,每天哄睡,很少送贵重礼物,女友似乎也不在意。“她只需要我这样一个人就可以,和养宠物差不多。”孔羽觉得。也因此,对于转卖礼物这事,他一点儿不内疚。


几天前,群里有人发言,称自己把网恋女友送的联想电脑出手了,只卖了880元。有其他群友说卖便宜了。“反正也是送的,无所谓啦。”卖家挺容易满足。


手机、电脑这些,在二手网络交易属于大件商品。更多人转卖的是相对低廉的礼物。


卖掉网恋对象的礼物。


“转让网恋对象送的自行车头盔,一次没戴过,全新当二手卖。原价299,现99出。我根本不喜欢骑自行车。”


“转一双网恋女友送的白色篮球鞋,我更喜欢黑色。”


“网友送我一条皮带,原价419元,我用不上,152元出。”


当然,有男孩转卖女孩送的礼物,就有女孩卖掉男孩送的东西。


一个女孩发帖说:“转网恋对象送的LV包包,虽然很贵,但不适合我这个年纪,想要的可以直接拍。发票什么的都有,专柜能验真假。”


有女孩称:“转让网恋男友送的电子书,我更爱打游戏。”“转让网恋对象送的小裙子,我谎报三围了,根本穿不上。”


还有一种人,本来买好了礼物要送人,由于种种原因也要转卖。


卖掉送给网恋对象的电脑。


黑龙江佳木斯有人要转让一个电脑键盘,他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本来相信爱情了,买个键盘和人网恋,结果没到一周就被甩了……键盘几乎没用,包装都在,现低价转让,让往事随风吧。”


但实际上,所谓转让网恋物品只是噱头,大多只是一种营销文案。比如,有人打着网恋礼物名义,不仅卖蜘蛛、蜥蜴、保温杯,还卖按摩椅、水龙头和雅思课。


“这怎么可能是网恋对象送的,一看就是营销嘛。”孔羽说,但年轻人容易信这个。相应的,一些“网恋秘籍”也畅销起来。秘籍作者多是像卢浩、孔羽这样的人,主要教授大家如何在网恋中获利。一本秘籍目前能卖到200元左右,“适用于大多数男生和女生”。


另一种在网恋市场中畅销的服务是修图和制作短视频——毕竟,要在网恋对象面前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总需要下点儿功夫。根据目前的市场价,商家每精修一张图片收费5块钱,编辑简单的短视频,一分钟之内是50元。


总有人愿意花这种钱的。在一张张精美的图片和一帧帧颇具文艺范儿的镜头下,甜美之极,岁月静好,谁还会在乎虚拟感情带来的真真假假呢?对于真假,孔羽早就不在乎了,“大家在网络上建立的信任,本来就是很廉价的,还讲什么真诚与虚伪。”


你网恋,我奔现


金强也和孔羽在同一个社交群里。他在游戏中认识了一个女孩,这几天,两人聊得热火朝天,并很快确定了网恋关系。原本,他和孔羽、卢浩一样,都是吃网恋这碗饭的,也都默契地遵守着不和网恋对象线下约会的规矩。


但遇到这个对象后,由于女孩出手阔绰,金强产生了与她奔现的想法。


“奔现”,通俗点儿说,就是网友在线下见面。可金强知道奔现是有风险的——对方照片万一和本人出入太大怎么办?身材也没短视频那么好怎么办?使用了变声软件怎么办?他把这些“风险”发到群里后,有人向他推荐了“网络奔现师”。这是个在网恋市场中兴起来的新职业,主要替想要奔现的男男女女,去看看对方的长相、气质和性别。


前两年,这个职业一般由外卖小哥或跑腿来代替,但随着市场需求越来越大,很多电商和二手平台上,出现了职业网络奔现师。


找到链接后,金强赶紧下了单,对方说能提供两种服务。第一种是,不奔现只做分析。具体就是将两人的聊天记录、照片、视频发过去,商家根据这些信息,去研判对方是否骗人,收费一般不超百元。有的奔现师,还要求将对方生辰八字发过来,然后通过算命,看看两人是否相克。第二种,也是奔现师做得最多的业务——替人奔现。金强告诉商家,自己需要奔现,就想知道对方是不是照片中的那样。


网恋奔现师,还有算命业务。


他下单的这个奔现师收费99元。由于他和金强同在一个城市,不用另收差旅费。


付钱后,金强和奔现师加了微信。对方让他以送礼物的名义,要到对方地址,然后再冒充跑腿,将礼物送到对方手里。出发前,除了带两部手机准备拍照外,奔现师还携带了视频偷拍设备。


整个过程很顺利,他很快拍到了那个女孩的影像。金强收到“货”后,觉得和网上形象差异很大,找借口说两人不合适,并马上将对方拉黑。“我是用最低成本来止损。”金强说,如果线下见面,即便不满意也得请人家吃顿饭:“那时花费就不止99元了。”


在金强的网恋观中,这种感情是廉价的,无需浪费时间。


有了这次经历后,金强说自己都想兼职做奔现师了。在这个圈子中,奔现师们打出的广告语总是五花八门:“你不想见的人,或是你想见的人,或者是你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见的人,我都可以帮你拍照和把关,各种角色都能演,具体要求可以私聊。”


网恋奔现师的广告。


“网络奔现,你网恋,我奔现,任何时间,地点仅限京津,300元一面。良心代见,拒绝有任何肢体接触,长得丑我帮你分(手),诚心经营,本职工作时间可控,业余时间为你服务,我真心待你,你的爱情我为你保驾”。


他们的收费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做得好的人,每月平均能接六七单,做不好的话,经常几月开不了一单。一个网名为李漂亮的奔现师透露,“本地见面,三四百算是高价了。”买家的目的也五花八门,有人花钱是犹豫是否见面,有人是想看看对方长相,然后考虑是否值得为其买礼物。


虽然从事这份工作,37岁的李漂亮还是觉得替人奔现挺滑稽的。


“花钱找我们的多是年轻人,像我这个年纪的很少会搞这些。”李漂亮觉得,如果真是灵魂伴侣,何必在意那些外在条件呢?入行一年多来,买家一般要求他去看对方长相和性别,而照片与本人不符的情况,是最为常见的。


李漂亮遇到比较夸张的一次是,有个男孩说是交了个女网友,对方总找他借钱,理由不是父亲生病,就是母亲住院。因为女孩照片太美了,男孩忍不住想要奔现,却又担心对方是骗子。他花钱找李漂亮去见了这位网友后才得知,所谓女网友是一个在中档小区当保安的中年男人。知道真相后,男孩给李漂亮发了四个字——令人作呕。


偶尔,李漂亮还会遇到特别小气的男孩。比如,想看看对方什么样子,却不舍得花钱买礼物。遇到这种情况,他只能根据其提供的信息,到女孩所在位置进行蹲点,然后进行打听、偷拍等一系列活动,搞得像私家侦探。


在李漂亮看来,这个行业谈不上好坏,“但总比骗要好,也能帮人避免一些麻烦。”


见多了形形色色的网络恋情,李漂亮早就接受了年轻人的社交习惯和更多元的价值观。但他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网恋虽然热烈、快速、自由,但也让美好的爱情变得廉价了。”


(应访者要求,文中涉及到的姓名为化名或网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冷杉故事(fhzkfirstory),作者:白白,编辑:雪梨王

,

Telegram好玩的bot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Telegram好玩的bot包括Telegram群成员导出、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Telegram好玩的bot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镇江新闻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镇江新闻网无关。转载请注明:Đánh bạc(www.84vng.com):“转让网恋对象,年龄20岁,非常缺爱”
发布评论

分享到:

皇冠正网开户(www.hg108.vip):物管趋专业数码化 年轻人入行兴趣增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